缅怀水文大师风范
发布时间:2013-10-12 浏览次数:

季 山¹,程 琳²,刘金清²

(1.黑龙江大学,黑龙江 哈尔滨 150080;2.水利部水文局,北京 100053)

2010年7月30日是我国著名水文学家、水文教育家、华东水利学院(现名为河海大学)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刘光文教授百年诞辰。为此,作为刘先生的学生,根据手头先生的一些资料和与先生的一些接触,撰写“缅怀水文大师风范”一文,以示纪念先生的百年诞辰。

先生1910年7月30日出生,祖籍为浙江省杭州市。193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1936年赴美国艾奥瓦大学作研究生,获水利工程硕士。翌年又转赴德国柏林工业大学攻读研究生,学习水利工程及应用数学,1938年回国。从1939年起先后担任(兼任)广西大学、重庆大学、复旦大学、重庆前中央工业专科学校、自贡工业专科学校、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和华东水利学院一级教授。曾任(兼任)华东水利学院水文系系主任、名誉系主任,江苏省水利学会副秘书长、后任名誉理事,《高等学校自然科学学报》土木建筑水利版编辑委员会委员,国家科委水利工程学科组及评议组成员,国际水文计划中国委员会副主席,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一届学科评议组成员和全国高等学校水利水电类教材编审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曾当选江苏省第三届人大代表、江苏省第四届与第五届政协常委。曾受聘为国务院三峡工程论证领导小组下设的水文专家组顾问、中国大百科全书—水文科学编辑委员会顾问。

首创中国第一个水文系

1952年,我国高等教育实施院系调整,集华东地区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浙江大学、同济大学等校的水利师资在南京成立华东水利学院。先生由上海交大调入该院,任一级教授兼水文系主任,首创中国第一个水文系及其正规的陆地水文专业,为培养新中国建设需要的高级水文人才而日夜辛劳。主持拟订教学计划及教学大纲,聘请讲课教师,征集并编写出版教材、讲授基础课和专业课,带领教师参加科研、生产活动,翻译出版国外有关水文专著,与前苏联专家合作指导首批水文学科研究生,……。水文系取得了丰硕的教学、科研、生产成果。

先生领军的水文学科,不仅在很长时间内是国内唯一的水文重点学科,而且在2001年底又以全票通过被评为全国重点学科;又吸引了国外许多著名学者前来交流讲学并多次受国际水文机构委托举办国际水文进修班,先生用英语教学并从内容到文字上审订各门课程的教材。截至先生退休前2年的1985年,水文系(水资源水文系)从1952年以来共培养本、专科生6000多人,自1955年招收研究生以来共培养硕士、博士600多人,并培养了留学生300多人。这些毕业生已成为我国乃至世界水文事业发展的主要力量。

卓越的学术成就

1958年,先生领导的学校科研团队,应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现名为长江水利委员会)的邀请,参加长江三峡工程的洪水研究,与数学家华罗庚、气象学家谢义炳等共同研究三峡洪水问题。1959年,先生提出的“天气型组合法推求三峡工程的可能最大洪水(PMF)”,业经三峡工程采用,至今仍是特大流域PMP推求的唯一方法。为举世无双的三峡工程 的前期论证提供了重要的科学依据。

先生主编影响几代人的高等学校教材《水文分析与计算》(1963年6月出版第一版(中国工业出版社),1989年11月出版第一版(水利电力出版社)获水利部优秀教材奖),提出了进行水文分析计算的基本理论和方法,可以说乃是我国水文专业的经典教材。

先生合编的工具书《英汉水文学词汇》,参编的高等学校教材《水文学的概率统计基础》,审订的《水文统计常用图表》,主编的讲义《应用数学》、《水文统计及近似计算》,撰写并发表的学术论文“水文频率计算评议”、“皮尔逊Ⅲ型分布参数估计”、“水文系列的插补展延”和“泛论水文计算误差”,等等。为中国水文科学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河海大学博士生导师詹道江教授指出,刘先生的学术成就可与世界级水文大师媲美,堪称中国水文大师。

刚直不阿 乐于助人

1950年,我国开始了淮河治理工作。从治淮工程中传出了在软土地基中不打桩建水闸的所谓前苏联先进施工经验。先生不以为然在课堂上评论说:“一个工程要花大量金钱物资,……,这个闸的土基试验资料我看过,根本不行,这简直是胡闹!”当时正处于全盘学习苏联经验时期,先生的这段评论自然受到了严厉的批评。但先生始终坚持自己的观点。

1958年,一对夫妇同时被戴上右派分子帽子,一些原来认识的人避之不及。先生知道这位男同事解放时被抽调参加上海高校接管工作,一向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绝对不会反党反社会主义。一天,先生来到这对夫妇家,说:“我来看看你们,你们还好吗?”临走时先生留下了100元钱(这在当时不是小数),并再三说,以后有困难尽管说。1980年,这对夫妇得到平反,他俩动情地说:在那段艰难的岁月里,刘先生从精神和物质上伸出了援助之手,帮助我们度过了“严冬”。

先生一辈子仗义疏财,乐于助人。知情者回忆说,早在抗日战争胜利之初,先生卖掉天津一幢祖宅,资助几个家境困难的朋友,自己所剩无几。

淡泊名利 公私分明

改革开放初期,几位青年教师分工翻译一本英文专业书籍,请先生校译、统稿。有的底稿,先生逐字逐句推敲、反复修改。大家主张译著封面上只署“刘光文主译”。先生坚决不同意,坚持同时署上所有译校者的姓名。至于稿酬,先生不同意先扣除校稿费再分摊,坚持按各人翻译工作量大小分摊。年轻教师从先生身上学到了什么是淡泊名利。

20世纪50年代初,先生的夫人响应学校号召参加学校工作。1958年,学校号召家属回家,刘夫人积极响应退职在家。后来国家经济好转,不少家属又回到学校工作,刘夫人却是例外。20世纪80年代初,刘夫人因病去世,学校根据具体情况,准备发丧葬费补贴,但先生一口回绝。几十年来,只有先生一个人挣工资,刘家并不富裕,家中“没有像样的家电和家具”。2007年,在一次同学聚会上,一位知情者说,国内外享有盛名的刘先生,1998年去世时家中存款只有3万元,没有一平方米所有权的房子,……。听者无不为之动情落泪。

某年,年庚七旬有余的先生,要去北京参加清华校友聚会,先生决不让公家出钱为他购买软卧车票,而且自掏腰包购买硬卧车票,因为“那是私事”。到了北京,先生婉言谢绝学生派公家小车接送,只要求学生陪他乘公交车去探亲访友,先生的“公私分明”境界,亲历者无不为之称颂。

水文大师仙逝,先生风范永存!

(文中事例引自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2003年11月出版的《刘光文水文分析计算文集》中有关老师(先生)撰写的纪念文章,未能一一注明,谨表谢意)。